当前位置:主页 > 科教 > > 正文

航运数字化转型到底应该怎么做?

时间:2021-01-23 来源: 网络整理

数字化转型在航运领域虽然被提已有数年,并且这一趋势也得到了航运业的普遍认可,但进展一直较为缓慢。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航运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性被迅速放大。航运作为联通全球经济的重要基础性服务,疫情正面冲击让货主们对航运信息的不确定性、价格的波动性、流程的透明度问题、业务诚信和履约问题隐忍已久的痛点都暴露无遗。在后疫情时代,笔者相信航运数字化会加倍提速,成为整个“十四五”期间航运业的核心工作之一。

1、航运数字化转型与以往的信息化有什么区别?

数字化是信息化的一个特殊阶段。2016年以来,马士基、上港集团、招商局、中远海运等为代表,航运业纷纷提出了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愿景。数字化当然也属于信息化,但其背后所带有的核心诉求,是要减少航运业务上下游复杂的角色业务协同之间的沟通成本。这种诉求与过去聚焦于企业内部的管理信息化是有本质去别的。这种区别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是孤立和互联的区别、是模拟和数字的区别、是管理和治理的区别、是工具和模式的区别。因此,通过航运业数字基础设施和物联网建设来实现业务数字化,通过电子商务、电子政务模式来实现航运上下游业务协同,通过数据决策支持替代经验决策,通过生态打造来实现业务模式创新和数字化赋能是航运数字化的具体表现。

航运数字化的重点在于“五个数字化”。这五个数字化,是航运数据规范化、标准化、开放化的过程,是航运资源的物联化过程,是航运经营决策数字化过程,是航运业务链条的数字化协同过程,是航运与贸易、物流、金融、口岸之间数字协同的过程。可以说,航运数字化是立足于航运的新基建,主渐赋能航运业务的过程。而这种赋能应该是生态化的,面向各业务层面的,业务需求导向的,能力开放的一种赋能。

2、航运数字化转型的意义何在?

航运数字化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于航运业务,甚至于贸易业务。数字化是航运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资源配置能力,抓住百年未有的大变局重要战略机遇期,实现业务发展新动能的重要依托。航运数字化的意义有三个方面:首先,是服务于国家海洋强国战略、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其次,是提升航运业内部的资源配置能力,从而使业务达到更透明、高效、绿色、安全等业务目标的手段;最后,也是最值得强调的一点,就是航运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让航运跟上和融入整个世界的数字化变革浪潮之中,服务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

整个世界都在数字化,并非只有航运。商品临售、制造业供应链、跨境贸易、金融支付的数字化一定程度上都早已走在了航运的前面,而航运业的服务对象——货主,对业务数字化的需求业在不断提升。对货主而言,航运业的信息化程度并不高,航运正在成为制造和物流数字协同中的短板,而且与口岸通关和金融支付的融合度也不够。在这样的背景下,航运业的数字化转型也可以视为是一种外在需求的倒逼结果。被动的变革,不如积极的改变以更好的服务于这样的业务需求,从而在未来的竞争中掌握主动权。

数字化将为航运业务带来多方面赋能。数字化是全局一体化的转变,即从全局出发体系化、分步骤的运用数字科技实现港口、航运企业、陆运、仓储等环节的资源整合与共享,促进港、航、物、贸一体化、全程化、柔性化发展。这种赋能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一是有效降低航运业的沟通成本,提升上下游的协同性,促进跨境业务协同,从而创造更高的效率和柔性的服务;二是依靠大数据决策支持替代经验决策,从而全面提升航运业的市场感知能力、风险防范能力、资源优化能力和经营判断能力;三是使航运业更智能, 新闻观察网山西资讯网,以智慧港口、智能船舶、第四方物流、远程操控、无人驾驶、虚拟化仿真等多种形式来减少和替代人力。

数字化会导致角色更细化,流程更标准,分工更明细,价值更共享。就好像携程网上销售的飞机票可能来自不同的票务代理或航空公司一样,专业的分工虽然增加了业务的逻辑步骤,但由于数字技术的加持人们在使用时只是1秒钟便能完成的事,由于逻辑步骤的丰富还可以适应各种灵活的需求,最终用户的舒适体验会让其忽略服务的过程。航运企业提出数字化转型的设想,正是预见到了数字化带来的价值,从而为未来核心竞争力所进行的战略谋划。航运企业要在未来的数字化航运生态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独特竞争力,然后把自己的比较优势放大到最大。虽然,航运业原本的角色分工也很细化,但过去的角色分工更多是基于价值链上的差额形成的,而未来这种细化分工将更多的取决于能力优势。这种分工细化,还将促进航运业务的进一步标准化,从而使航运业务更容易比较出优劣,企业经营征信更容易衡量。而由于数字化的支撑,分工的细化反而不会被货主察觉,在数字化环境下即使一个业务由多家供应商协作提供,对于最终用户而言也能提供秒级的响应速度。

3、航运数字化转型的做法建议

友情链接:
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 观点仅代表原作者 本站系信息转载平台 如侵权请联系我们